现在位于:新鸣网 > 法律文书 > 文章正文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99度社区 24小时新闻热线:18803523159

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纠纷被上诉人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山西向吉律师事务所受被上诉人大同市鸿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与上诉人浑源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纠纷上诉一案的诉讼代理人,参与本案的诉讼活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山西向吉律师事务所受被上诉人大同市鸿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与上诉人浑源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纠纷上诉一案的诉讼代理人,参与本案的诉讼活动。代理人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二审法院依法应当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根据今天的庭审和法庭调查情况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上诉人以本案是行政诉讼案件作为上诉理由提起上诉没有法律依据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5]5号第一条规定,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是指市、县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作为出让方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在一定年限内让与受让方,受让方支付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的协议。该条明确地规定了出让合同的标的是国有土地的使用权,而非土地本身。土地使用权出让人虽然是县级以上政府土地管理部门,但其所签订的出让合同是作为民事主体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在土地出让合同中与受让人的法律地位完全是平等的。其实施的土地使用权出让行为,实质上是对国有土地创设的一种用益物权,受《物权法》的约束和调整。以创设他物权而订立的出让合同是民事合同(《物权法》第一百三十五条、一百三十七条、一百三十八条对此有明确的规定)。本案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是在平等、自愿、有偿的原则上签订的两份《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合同的主要条款齐全,内容合法,完全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双方在签订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中主体地位完全是平等的,不是行政主体与行政相对人之间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土地管理部门只有在国家根据公共利益的需要依法行使收回土地,或者对有偿出让期限届满,闲置土地依法采取无偿回收等行政措施时,才具有行政管理者的身份,而这也仅是在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关系之外依法行使对土地利用的监督管理职权。所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行为是民事法律行为,由民法调整。
  2、上诉人所依据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规范行政案件案由的通知》中并没有列明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纠纷这一项,而最高人民法院在《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法[2011]41号第四部分(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的第77项明确列出了建设用地使用权合同纠纷一项,明确地列明了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纠纷,这明显是属于民事案件。所以,上诉人以本案为行政案件为由提起上诉没有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三、四、五条的规定,赋予受让人作为民事主体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来解决争议的权利。特别是《物权法》的颁布,它将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列为民事合同的范畴。所以,原审法院以民事案件受理并审理本案并无错误。
  二、上诉人所称“已完成两宗出让土地的交付”没有法律及事实依据,而且,上诉人在一审中所提供的《网上信息公证》属于自证,不能证明土地已实际交付的事实。
  首先,双方在合同中没有约定在网上交付,上诉人称已在网上交付,这既不符合合同的约定和法律的规定,也不符合通常惯例所使用的土地交付方式。交付出让土地是双方的行为,不是单方在内部系统的网页上设置一下就算完成交付的。
  其次,公证机关从互联网上查阅、调取、下载文件的过程是真实的,但欲公证内容和信息是虚假的,出让的土地至今也没有实际交付。根据该过程进入网页后,需输入上诉人单位内部工作人员的密码才可以看到页面显示的“2014-03-14已交地”的字样。网页上信息的编撰、录入、设置都是由上诉人自行操作或依据上诉人单方面提供信息  来录入,完全属于自证,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
  再次,查阅该信息必须由上诉人内部工作人员输入密码才能进入,该信息不具有公示力。所以,两宗出让土地已实际交付的说法不能成立。
  三、上诉人未能依合同约定交付出让土地,已构成违约,并应承担违约责任,被上诉人解除合同条件成就
  本案的基本事实:在双方签订出让合同后,被上诉人如约完全履行了合同约定的给付义务——全额支付了土地出让金。上诉人应按出让合同第六条的约定,应于2014年3月14日前将出让宗地交付被上诉人,并达到“七通一平”的交付条件。但是,由于上诉人没能完成出让宗地所涉拆迁户的补偿和安置,无法按照合同约定于2014年3月14日前履行交付出让土地的义务。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均显示,直到2014年6月29日,上诉人才将宗地内5户居民住宅拆迁完毕,此时,已超过约定的交付期限100多天。在此期间,被上诉人于2014年5月9日以公司文件形式向浑源县政府请示,并于2014年6月9日、10日分别以直接送交和特快专递的方式向上诉人送达《律师函》,催告上诉人交付合同项下的两宗土地,并指出上诉人的违约,被上诉人有权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要求上诉人承担违约责任。上诉人始终未作答复。一审中,被上诉人提供并经质证的证据1—10及证据12、20,已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上诉人已构成违约的事实。合同项下的两宗地在2014年6月29日之前一直都未完成拆迁,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交付条件,更何谈早已交付?
  根据双方所签合同的第37条的约定“受让人按本合同约定支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价款的,出让人必须按本合同约定交付出让土地”、“出让人延期交付土地超过60日,经受让人催交后仍不交付土地的,受让人有权解除合同,出让人应当返还双倍定金,并退还已经支付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价款的其余部分,受让人并可请求出让人赔偿损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17条规定“土地使用者按照出让合同约定支付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的,市、县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必须按照出让合同约定,提供出让的土地;未按照出让合同约定提供出让土地的,土地使用者有权解除合同,由土地管理部门返还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土地使用者并可以请求违约赔偿”和《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当事人延迟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的规定。所以,被上诉人请求解除合同的约定和法定条件均已成就,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需要说明的是:上诉人所称“被上诉人未按照《土地管理法》第五十五条之规定完成应履行的法定义务,未实际获得该出让土地的使用权”。对此,被上诉人认为,根据《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十七条的规定,被上诉人依约履行了合同的给付义务——全额支付了土地出让金,上诉人就必须依合同约定和法律的规定交付出让土地,违约了就应承担违约责任。
  • 关于上诉人在一审中提出追加第三人刘飞参加本案诉讼未获准许的问题
  刘飞是被上诉人的原法定代表人,是经被上诉人公司董事会决定免除其职务,并按法定程序进行了变更登记。本案签订合同的主体是法人,而非法定代表人,法定代表人的变更,并不是合同主体的变更,不影响合同效力,也不影响本案诉讼当事人的适格。原法定代表人刘飞未参加诉讼,不是遗漏的当事人,并不影响本案事实的查明。上诉人提出的被上诉人无力经营是毫无事实根据的。
  五、被上诉人不存在转嫁危机、恶意诉讼
本案的诉讼完全是为了维护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依法提起的,起因是由于上诉人的违约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并造成了被上诉人巨大的经济损失,被上诉人依法维权,合理、合法,依法应得到支持,上诉人所谓的“转嫁危机、恶意诉讼”是没有道理的。
  综上所述,上诉人就本案提出的上诉理由,没有法律依据,所持证据自相矛盾,不能证明自己已经履行了合同约定的交付义务,追加第三人请求不当,被上诉人依法提起诉讼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行为正当、合法。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代理人:蘧焕政 闫海滔
                         山西向吉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5年5月13日

资讯标签:被上诉人 合同纠纷 使用权

 责任编辑: 张纲举

上一篇:“律师函”签发指引

下一篇:买卖合同纠纷被告代理词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晋公网安备 14020002000122号